滑板世锦赛中国裁判田军:这是街式滑板的新时代
   
编辑:分类:滚动新闻时间:2023年2月13日

  我们正在见证街式滑板水平的飞跃——专访滑板世锦赛中国裁判田军, 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(记者王沁鸥、苏小坡、王东震、董意行)12日,2022滑板世锦赛在阿联酋沙迦落幕。继东京奥运会后,中国裁判田军再次出现在国际最高水平滑板赛事的执裁席,全程参与了本届世锦赛街式项目的打分工作。这也是今年首个巴黎奥运会积分赛。田军认为通过赛事自己见证了街式滑板水平的飞速进步;中国队创下参加世锦赛人数的纪录,但要想实现成绩突破,仍任重道远。,  从赛前练习到决出金牌的一周多里,裁判组每天要工作10小时,但田军和同事们一直很兴奋:“和很多选手有段时间没见了,发现他们进步真快,能去想和做一些之前他们没有能力完成的‘招’(trick),呈现出了非常精彩的比赛。”,  世界轮联的官方解说、滑板媒体人丹尼·温赖特也多次表达相同观点:“你以前可能会在视频大片里看到这些‘招’,但在比赛里做成,你绝对不会看到这种事。”,  温赖特所说的视频大片,是指在滑板更为小众、全球赛事体系和转播渠道尚为有限的年代,滑手想要证明自己的水平,大多要靠在城市街道场景中录制并发布视频,从而与全球板友交流。“视频里最经典的结束动作要用最难的‘招’。他们会不断地拍,可能要拍很长时间才能做出来。”田军说。,  而竞技比赛的容错率则低得多。在街式项目中,场地参考真实街道的环境,将杆、台、坡面等道具和地形组合起来。根据奥运“2/5/3”赛制,每名滑手有两轮走线和五轮大绝招机会。走线为45秒的滑行,选手自由选择道具并做出一系列技巧动作,大绝招是选手任意选择场地中的道具完成单个技巧动作,取一个走线最高分与两个最佳大绝招分数之和作为选手最终得分。,  “每个人只有有限的机会,对运动员的挑战非常大。”田军举例说,此次男街决赛中,美国选手伊顿和乔斯林在大绝招阶段均只在第一轮拿到了有效分,剩下四轮全部失误。两人都尝试飞越场地里最大的一处断层并做‘招’,伊顿连续尝试了反脚的noseblunt(呲板头和前轮),而乔斯林试图做big spin(在空中转板360度)。,  “他俩但凡做成一次,应该就能是第一第二。”田军说,“但高水平比赛就是这样,最后时刻名次很不好说。”,  女子水平的进步也让田军印象深刻:“你要是看了东京奥运会的女子决赛,就会发现这次比赛已经比那会儿水平高了,出现了很多接近男子的动作。”,  直接的体现就是翻呲动作增多。这是一种先翻板,再用板子的一部分呲杆、台等道具的招。15岁的巴西选手莱亚尔是此中佼佼者,她半决赛和决赛接连在难度更高的短杆道具上祭出kickflip bluntslide(尖翻呲板头和轮),两次均收获了87.22的高分。,  许多年轻女选手也将翻呲动作放在了走线里,让诸多业内老手惊艳。资深滑手蒂姆·奥康纳评价道:“在线路里做个kickflip bluntslide,这已经是我职业生涯巅峰的事情了。看看莱亚尔,她才几岁?”,  街式滑板水平在短时间内飞速提升,田军认为东京奥运会起了关键作用。“奥运会后,滑板算是真正展现在世人面前了,会更加激励滑手们去在这个舞台上展示。”他说,“而且上届奥运会,东道主日本队拿了三块金牌,欧美、巴西的滑手其实有点不服气,他们可能也想在这个奥运周期有更好的成绩。”,  作为裁判,田军和同事们乐于看到这种良性竞争激发出的更大创造力,而打分规则也鼓励更多创新。如果选手在大绝招中做了类似的动作,会不利于得分。,  12岁日本新星、男街季军小野寺吟云便吃了动作重复的亏。他的几次tailblunt slide(呲板尾和后轮)几乎无懈可击,但他在决赛第一轮拿到88.04分后,始终没再超越这一分数。,  “他很多动作都是基于tailblunt slide做的,只是改了上、下道具的方式。而且一直在一个杆子上做,也没有正、反脚位的变化,就不会拿到更高的分数了。”田军说,这是裁判团队一致同意的规则之一。,  从街头走向竞技赛场,滑板入奥后,其精神追求是否会被改变曾面临质疑。但滑手们和项目规则的制定者希望保持这项运动的内核始终如一——不拘一格、敢于破界、表达自我……,  “像刚才说的伊顿和乔斯林,俩人在决赛里怎么也做不成‘招’,结果在比赛结束后不甘心,商量着一起又试了一次,全都成了。”在现场,田军和其他滑手、裁判们一起见证了这一刻,他觉得这是滑板运动的魅力:“滑手的追求不仅局限于比赛和名次,那种成招、突破的快乐是滑手无法抗拒的。”,  而对于中国队来说,未来路还很长。在男、女街式和碗池四个项目中,兰俊宜在女街的第25名,是此次中国队19名参赛选手中的最高排名。东京奥运会女街第六曾文蕙止步该项目资格赛。,  “曾文蕙可能现场压力比较大,但她有实力,相信后面几场积分赛还能有不错的表现。”田军说,但中国队想要整体赶上国际顶尖水平,还需一段时间。,  “比如日本在街式项目上,来的十几个滑手水平都很高。我们甚至都不能说他们这是有意的人才储备,因为玩滑板对于他们的孩子来说是很自然的事。”田军说,许多滑板强国的运动文化已经形成,普及度很高,成绩的取得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,  新华网

     
     
  • 2024中国体博会开幕 Juss sports品牌扬帆起航
  •  2024中国体博会开幕 Juss sport
     
  • 张智霖助阵深圳首家傅家俊青少儿台球!
  •  张智霖助阵深圳首家傅家俊青少
     
  • 蒙牛总裁高飞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上海会面
  •  蒙牛总裁高飞与国际奥委会主席
     
  • 40年铸就专业品质,明治SAVAS匝巴斯成为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官方备赛保障用品
  •  40年铸就专业品质,明治SAVAS匝
     
  • 特步签约超三联赛,携手中国篮球踏上荣耀新征程
  •  特步签约超三联赛,携手中国篮
     
  • CBA半决赛第二场比赛,昊铂宏远,不负众望,拿下胜利!
  •  CBA半决赛第二场比赛,昊铂宏远
Copyright © 南方体育网 版权所有

商务合作:nftyw@nftyw.com.cn 投稿点这里